?
當前時間:

教育焦慮何時不再困擾家長

今年兩會第一天,一份民進中央提交的“關于進一步促進家庭教育發展的提案”引發輿論關注。提案透露,相關數據顯示,68%的家長對孩子教育感到“比較焦慮”“非常焦慮”。

無獨有偶。當天,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市十二中校長李有毅,重慶師範大學教授、重慶市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趙石屏做客中國教育報刊社“兩會E政錄”,關注的就是由家長輔導作業引發的家庭教育焦慮。

梳理連日來代表、委員關于家庭教育的觀點不難發現,教育焦慮、家庭教育立法、家校關系等關鍵詞背後,是一場對家庭教育心態與教育生態的集體關注。

心理失衡導致教育焦慮

“教育焦慮是社會焦慮在教育過程中的反映。心理失衡導致了焦慮,導致了家庭教育的動作變形,對孩子教育過度化和片面化傾向嚴重。”鄭州高新區艾瑞德國際學校校長李建華說。

有研究者認爲,教育與個體和社會的生存和發展密切相關,當教育意圖與預期結果産生嚴重偏差時,大衆對教育的焦慮感就會産生,尤其是家長。隨著社會發展與家庭教育功能的變化,曾被視作非制度化的父母個人事務,其社會屬性愈加凸顯。

“教育焦慮已然成爲一種社會焦慮,是社會轉型期無法回避的社會心理問題。社會競爭所形成的壓力無可避免地流向教育,直接或間接地傳導給了家長和孩子。”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吳霓認爲,家長的各種教育焦慮,一方面是源自教育發展水平的不充分、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均衡;另一方面也與公衆因優質教育資源競爭而産生的社會情緒相關。

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周洪宇認爲,對于“學校減負,家長增負”的現實問題,真正給學生減輕壓力是一個社會生態環境問題,它涉及政策、環境和家長的教育觀念。中國人口多、就業壓力大的特殊國情加劇了家長的教育焦慮,但這是一個階段性問題,解決它不能完全靠學校,不能完全靠教育行政部門,也不能完全靠立法,而是需要方方面面的統籌,才能構建良好的教育生態圈。

“劇場效應”改變教育生態

自2001年6月國務院頒布《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》以來,我國進入素質教育時代。但在多年應試教育固化觀念的影響下,教育焦慮便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而日趨聚集,進而影響著特定發展階段教育生態的變遷。

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轉化。體現在教育領域,則表現爲人民群衆對高質量教育的需求與優質教育資源不充足、不平衡之間的矛盾。

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會長劉利民曾撰文指出,教育從來不是教育自身的事情。一個國家的教育水准,不僅取決于教育系統自身的水平,還取決于這個國家教育體系賴以存在的整個社會的教育水准。

“家庭教育作爲家庭的基本職能之一,是隨著家庭的産生發展而産生發展的。隨著社會發展變化,家庭的形態、結構和性質在不斷發展變化,家庭教育也在不斷地發展變化。”吳霓說。

有研究者認爲,家庭教育在人才培養中的作用逐步引起人們的重視,也是伴隨著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步伐的。社會的變革促進了社會觀念的更新,家庭教育也應在內容、方式、方法上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變化。

“當前,高等教育擴招後成長起來的80後、90後的新生代家長養育著新世紀的寶寶,他們對孩子教育的重視程度提到了空前的高度,同時又有一套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,家長群體的日益強勢使得家校關系發生了根本性變化。”吳霓認爲,在深刻社會根源的直接影響下,新時期家校關系的變化也會給家庭教育帶來邊界不清、權責模糊等問題,家長的功利參與又使得“劇場效應”顯現。

綜合施策緩解教育焦慮

“針對家長的教育焦慮,建議有關部門可以幫助家庭緩解教育焦慮情緒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提案中建議婦聯、關工委、宣傳等部門以及村(社區)等社會資源參與家庭教育政策的宣傳落實工作,共同營造良好的家庭教育環境。一方面,通過宣傳引導形成合理的社會評價,幫助家長切實轉變只有“上重點大學”才是教育成功的觀念,科學定位孩子的教育成功標准;另一方面,鼓勵學校借助視頻音頻交流手段,通過“代理家長”“親子共讀”“書香家庭”等公益形式,幫助單親家庭、重組家庭、留守家庭營造相對完整的家庭教育環境。

“加快家庭教育立法,是解決當前家庭教育突出問題的迫切需要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全國婦聯黨組成員鄧麗表示,由一些家長生而不養、養而不教、教而不當帶來的突出問題,亟須通過加快立法提升家庭教育地位、明確家庭教育核心內容、擴大公共服務供給、規範家庭教育行爲,從制度層面推進解決家庭教育面臨的突出問題。

“我们总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那么为了孩子的终身发展,起跑线上应该有什么?应该是健康的心理,健全的人格,良好的人际关系,平和的心态,积极的人生态度。”山东山大基础教育集团总校长、山东大学附属中学校长赵勇说。(柴葳 王家源)

【關閉窗口】【返回頂部】【打印文章】